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艺术品交易富人坐庄平民埋单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2:51:15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1月26日以来,初试艺术品份额化交易的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以下简称“天津文交所”)成为吸金利器,上市不足一月,涨幅高达550%,已经上市交易的两只“艺术品股票”——《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啸万里触龙门》、《燕塞秋》被投资者爆炒,股价如坐云霄飞车一路飙升。

所谓艺术品份额化交易,是指将文化艺术品等额拆分,每份1元,拆分后通过交易所的电子交易平台公开上市交易。这意味着动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上千万元的名家艺术品不再是富豪们的专利。有钱人的资本游戏忽然降低门槛。

《瞭望东方周刊》调查发现,天津文交所实为房产公司控股的民营企业。

房产公司转型艺术品投资

在推介交易品种、招聘员工时,管理层常强调天津文交所是“天津市政府批准筹建”的,但根据《瞭望东方周刊》的调查了解,该交易所实为民营企业控股。

工商资料显示,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时的股权构成是:天津济川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认缴出资额5500万元,实际出资额 1375.0万元,持股比例40.74%;天津市泰运天成投资有限公司认缴出资额3726万元,实际出资额931.5万元,持股比例27.60%;天津新金融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认缴出资额2030万元,实际出资额507.5万元,持股比例15.04%。

三大股东之外,自然人股东陈玉认缴出资额1100万元,实际出资额275万元,持股比例8.15%;赵志攀认缴出资额440万元,实际出资额 110万元,持股比例3.26%;李树铜认缴出资额440万元,实际出资额110万元,持股比例3.26%;刘振颖认缴出资额220万元,实际出资额55 万元,持股比例1.63%;雷原认缴出资额44万元,实际出资额11万元,持股比例0.33%。

也就是说,天津文交所名义上的注册资本达1.35亿元,实际注册资本为4720.6万元。

前三大股东中,大股东天津济川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为民营企业,天津市泰运天成投资有限公司企业性质不明,天津新金融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为国有企业,由天津市塘沽区政府、财政局、建委、滨海委四家单位共同组建,公司为国有企业,是开发建设于家堡金融区的主体公司。

天津文交所最初的创办者屠春岸向《瞭望东方周刊》证实,“15%是国有股份”。也就是说,天津文交所的前两大股东均为民营企业。

工商资料还显示,大股东天津济川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毛建萍,公司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独资),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其经营范围包括:对房地产项目进行投资;自有设施租赁;建筑材料、钢材、木材批发兼零售;物业管理。

而天津市泰运天成投资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陈春光,注册资本为5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对房地产业、旅游、文化艺术项目投资;建筑材料、金属材料、装饰装修材料(地板、墙砖、装修木材、石膏板、大芯板、铝塑板)、机械设备、塑料制品、文体用品、电子产品批发兼零售;绿化工程施工。

天津文交所前两大股东均以房地产业作为主营业务,巧合的是,初创人屠春岸也在天津从事地产业多年。

首批上市文化艺术品发行代理商---天津华赞文化艺术品投资有限公司的企业资质不详。根据工商资料,该公司的注册地址是天津市武清区地毯产业园109号,企业联系电话是地毯产业园综合部电话。但地毯产业园告诉本刊记者说查无此公司,地毯产业园也没有109号。

该公司在2010年5月方才成立,该公司负责人王女士在一次接受采访时却称,因公司前身主要是替特定客户购买或销售艺术品,“在艺术品交易业内小有名气。”

对于天津文交所的创立构想,屠春岸曾撰文称:“我在很认真地学习阿里巴巴和淘宝网的经验,希望寻求打造一个金融资本的网上交易模式的可能。”他认为,文交所公司注重的核心内容是“电子商务和金融准入”。

监管真空

火热的行情下,最令投资者感到担忧的是计算机交易系统的安全性、公平性。在模拟交易阶段,有参与者怀疑天津文交所自己开户,拉抬操控艺术品价格。

作为全球首家由政府发起批准、也是目前唯一一家受省级地方政府直接监管的份额化文化艺术品交易所,天津文交所的尝试没有先例,尚无配套的监管体系。

根据天津文交所的网站内容,该所的“政策优势”是“政府批准设立、直接监管”。文交所市场部负责人王命达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目前归市政府监管,一般是分管金融的崔津渡副市长领导,崔市长下面有一个金融办,专门管这些,但是名义上就崔市长。”他举例说,如果对股票市场了解,就会发现上证所、深交所成立的时候也没证监会,“有人管是好事,我们也希望有比较专业的监管机构。但这是国家政策层面的,我们无法掌控。”

屠春岸则认为:“交易风险和监管风险是政府的事。”

《瞭望东方周刊》调查了解到,天津文交所的发端是在2008年7月,当时的筹备组向天津市政府递交申请书,得到天津市政府的支持,被作为天津市金融体制改革“先行先试”的重要创新,受到了相关领导的大力支持,列入天津市2009年金融创新改革20项重点工程。

一个细节是,文交所公司在注册的经营范围上曾遇到过阻碍。股东方陈玉等人可能害怕以后政府万一不承担,出现“打非风险”,坚持要将“份额交易” 的内容写进营业执照。天津市工商局认为“非标准语言”,不能写入,经天津市政府副市长崔津渡协调,“份额交易”内容最终写入了工商执照。

对于天津文交所该如何监管,天津市金融办婉拒采访。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别过于大力宣传报道这件事。要防范风险,毕竟是新事物,金融创新这块我们确实是希望慎重。对这个公司的规范我们也在探索。”

记者调查了解到,2010年初,天津市政府称不再批准新的交易所成立,天津文交所的交易规则和管理办法只要报政府备案即可,无需批准。金融办机构监管处负责协调与文交所公司的相关工作。

事实上,不仅是新生的天津文交所,在整个艺术品交易市场,监管缺失的难题长期存在。《今日上海》“收藏”栏目的主编、收藏家刘晓云告诉本刊记者:“真正的收藏家都不屑于、没办法跟拍卖行打交道。碰到了好东西,业务员会想办法讹去,把它讲得一钱不值,甚至找自己人冒充买家。还有那些拍出天价的作品,买家究竟是谁?我们不知道,也不相信。谁来监督这个行业?怎么可能没有猫腻?”

南京芳草园书画院院长蔡志芳也向本刊记者表达了她对艺术品交易市场泡沫化的忧虑:“那些拍卖行、画廊肯定有泡沫,作品买卖应该实事求是,但是却常常被内部人、工作人员买走。”

炒作嫌疑

从《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啸万里触龙门》、《燕塞秋》上市以来的走势看,游资炒作的迹象已十分明显。

正式上市的两只交易品种均为已故天津山水画家白庚延的作品。前者简称“黄河咆啸”,上市总价600万元。《燕塞秋》上市总价500万元。两件艺术品份额均以1元/份的价格进行申购。

交易品种一经推出,立即受到热捧,两只份额的申购资金总量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中签率分别为45.524%和47.135%,首日上市涨幅分别达103%、91%。

春节过后,两只份额又连续四天开盘封死涨停,产品热度超越股票、基金、房地产市场。

目前,天津文交所的交易方式与股票市场类似,采用集合竞价与连续竞价。与股票市场相比,这一市场的操作甚至更为便捷,利益空间更大---股市的投资人要先到券商处开户,再通过券商的席位在证券交易所买卖股票,而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只需在网上开户、网上交易;股市采取T+1交易方式,当天买入的股票不能在当天卖出,而艺术品份额化交易采取T+0模式,可以当天买卖;此外,该市场每日15%的涨跌幅限制也大于股票市场的10%。

据天津文交所负责人介绍,目前每天开户人数超过300人,投资者大多分布在天津、北京、上海、深圳等经济发达城市,其中本市的投资者超过三分之一。投资者的年龄大多在30至40岁之间,多有股票或期货的投资经验,开户资金多为十几万元,他们有意向投资的艺术品类型包括书画、陶瓷、玉器等。

便捷的操作与较低的门槛让投资者趋之若鹜,但无形中也放大了交易风险。2月18日,文交所发布公告,宣布由于“黄河咆啸”和“燕塞秋”两只艺术品份额自2月15日以来出现连续涨停,根据《天津文化艺术品交易所暂行规则》相关规定,认定其属于异常波动,两只份额将于2月21日9点15分至10点 30分临时停牌。

天津文交所发布的风险提示称,截至2月18日,“黄河咆啸”的市值已达到3900万元;“燕塞秋”的市值也已达2990万元,均远超交易所专家委员会给出的市场估价。

21日,文交所采取了停牌措施。22日复牌后,两只份额都出现高开,而半小时后又都开始下跌。“黄河咆哮”和“燕塞秋”在分别下跌到6.4元和6元左右时,都恢复上涨,并都以涨停收盘。

而23日,在高开之后,两只份额都出现放量下跌,“黄河咆哮”最终跌停,“燕塞秋”距离跌停也只差3分钱。这是自1月26日开始正式交易以来,首次出现跌停行情。

天价做局阴影

尽管近两年艺术品升值速度加快,在拍卖市场上屡创天价,但高回报的背后是成比例增长的投资风险。

首先,大部分人对艺术品难鉴真假,市场上“制假、售假、拍假”现象十分严重。在艺术品鉴定方面,国内还缺少有公信力的权威机构。

对此,天津文交所承诺通过引入权威的第三方鉴定机构,确保进场艺术品的真实性。但天津文交所市场中心负责人王命达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语带保留:“我们会极大限度地做好上市评估的环节,让上市的艺术品没有问题,但我们不保真,也是希望尽可能地降低风险。”

即便做到“保真”,国内尚没有一家机构和单位对中国艺术品价值评估建立起完善的体系。天价做局的阴影长期困扰着艺术品市场。

艺术批评家朱其在2009年曾撰文揭露“当代艺术拍卖天价骗局和暴利内幕”。他指出,“中国目前最暴利的行业是‘当代艺术’---但中国当代艺术实际上正在创造一种非常可怕的‘谎言共同体’,以及向商业化游戏的蜕变:三年前才卖10万元不到的一张画,现在要卖2000万元。”“从2006年下半年以来的当代艺术热,所导致的艺术投资高潮,以及拍卖天价的出现,已经可以很明确地断定:存在着艺术品炒作集团在拍卖会上的‘天价做局’,艺术品价格被人为操纵,大部分天价作品的成交实际上是‘虚假’交易。”

那么,白庚延的作品究竟价值几何?公开信息显示,其作品在拍卖市场上长期不温不火,但在2010年却突然价格飙升。2007年秋拍,白庚延一件名为 《巍巍太行》的作品拍出14万元,到了2010年秋拍竟拍到198万元,价格猛涨十余倍,达到每平方尺18万元左右。

根据某艺术网的成交记录,白庚延的656件总拍品中,除1件预展中拍品,已成交拍品327件,未成交拍品328件,流拍率达50%。总成交金额为20197984元,成交均价约为61767元。其中超过百万元成交价的拍品共有3件,均在2010年拍出,价格最高的是在2010年12月北京保利拍卖的《千峰接云图》,达到392万元。而在2009年之前,作品的成交价大多在几万至几十万元之间。

王命达对定价高企的解释是,此次交易挑选的两幅作品都是白庚延的代表作,经过了文化部文化市场发展中心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和中华民间藏品鉴定委员会天津分会两家比较权威机构的鉴定,且尺幅较大,达到了119平尺和87平尺,而之前超过百万元成交的三幅作品,都只有十几平尺。

在游资的推高下,“黄河咆啸”的市值已达到3900万元。有业内人士就此评论称:“3900万元可以买到齐白石最好的画,或者是最顶级的徐悲鸿、黄宾虹的画。”

有投资界人士质疑,对于艺术品的交易已有产权交易模式,而这种份额化的交易模式,是否有富人坐庄、平民埋单之嫌疑?这在全球范围内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匆忙上马,我们坚决反对”

对于证券化买卖艺术品的交易方式,上海文化产权交易所(以下简称“上海文交所”)总经理张天对《瞭望东方周刊》 表示:“在艺术品监管、配套机制不健全的状况下,匆忙上马,我们坚决反对。”

张天说:“一个产业能否快速地市场化,不在于企业组成企业股权的资本化,关键是产业要素的资本化。文化金融创新的关键因素是要营造能让文化产业自我发展、循环的环境,这就需要设计一些金融产品、准金融产品来吸引投资,但这应该是规范、科学、有序的行为,不能作为投机炒作的短期行为。否则不但不能促进文化产业的市场化,还会阻碍资金流向,甚至起到破坏作用。”

2010年12月12日,上海文交所推出了“艺术品产权1号---黄钢作品”,该资产包投资总额为2500万。这是上海文交所首次推出“艺术品产权”交易品种。上线产品仅向艺术品投资者俱乐部成员发售,不向社会公众开放。

对于上海文交所与天津文交所交易方式的异同,张天解释道:“我们进行的是物权的份额化交易,而非资金的份额化交易,交易单位是艺术品的专有单位‘咫’;其次,我们不拆息、不连续竞价交易标的;第三,我们的交易方式是产权交易方式;第四,我们的运作标的是物而非钱。”

他表示,上海的做法相对规范,而且“已基本解决了监管问题”:“市里组织金融办、证监局、银监局、产管办等各个部门开会,正在建立监管机制,基本确定是在上海产权监管的机制下。”对比一些地方尚无监管机构的尴尬,张天认为,“上海的产权市场在全国相对规范”。

对于如何准确估值,张天称:“文化无形资产、轻资产的评估问题是世界性难题。我所和深圳文交所参照国际性评估的研究成果,与国内相关协会和知名评估机构一起研究,已经初步制定了评估方案,正在有关部门审批。另一方面,我们也希望在市场中不断地完善。”

张天强调说,因为信息不透明,拍卖市场等容易形成价格操纵,但上海文交所“本身没有利益诉求”。

“文化金融创新要分阶段、分步骤进行,眼前上海先不要设计证券化的产品,以免造成投机炒作。等到产权产品的条件许可后,再逐步发展。”张天说,“步子太快,条件不具备。还不会走,怎么能跑呢?”

崩盘隐忧

接受采访的艺术界、收藏界人士均认为,在证券化交易之后,天津文交所的产品属性已“与艺术无关”。

刘晓云对“股票化”买卖艺术品的做法感到愤慨:“绝对是负作用!是糟蹋艺术!我们到国外购物,排队买LV,被国际上嗤之以鼻。法国人说,希望中国大陆游客排队看我们的卢浮宫。”

喜马拉雅美术馆馆长沈其斌则告诉本刊记者:“艺术品作为金融投资的品种,在国际上已获得认可,艺术产品的金融化是必然趋势,但健康的艺术市场都是以收藏为主体的。”他说,所谓的“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就是一帮金融人想办法赚钱,投资品种与艺术无关。”

沈其斌介绍说,国内的艺术基金已经越来越成熟,一种是民间的合伙人制,盛行于江浙一带,一种是信托产品。要让艺术金融市场健康稳步地成长,还是应及早建立专业的机构委员会,合理、规范的运作流程。

“金融化是不可逆转的发展趋势,但投资者不能有暴发户的心理,不要想一下子抱个金娃娃,如果变成无序的状态,市场迟早会崩盘。”沈表示。

艺术品被称作房地产、股票证券之外的第三大投资领域,长期回报率甚至超越另两大投资市场。2010年,中国藏品已进入“亿元时代”。

在楼市热火朝天的年代里,许多实业公司曾纷纷转投地产界,投资房产的盈利常大于主业,房价也在各路资金的炒作下水涨船高。在流动性过剩,股市低迷、楼市不断受到政策调控的今日,房产公司转型艺术品投资,或许是另一个值得警醒的信号。

室内运动地面价格

护栏灯

围墙护栏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