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艺术品也是商品画自有价岂能白拿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6:06:57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五一小长假,不去挤人海了。微博上信马由缰,过眼烟云之中,一段话从博山信海之中脱颖而出,曰:“近来索画者日众,回绝显无情,不回绝又违我意。画自有价,每平尺人民币二千。画廊收藏视量面议。文朋诗友熟人八折。本人不嗜烟酒而爱真金白银,谢绝以物易画。特告。王十月”。

耳闻目睹书画家们关于润格的吐槽并不少,但这一条却格外让我瞩目。因十月主要是个作家,和我算是同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对于十月的遭遇,我就多一丝同情和理解。作家要和出版商斗智斗勇,因版税之事而纠结。台湾的刘墉就专门写过他和出版商之间的曲径回廊,深圳的美女作家猗兰霓裳也曾因稿费的事情而红颜大怒。如今不幸又多了一门手艺,也就多了一道烦恼。俗语所谓:“你拥有多少便被多少所拥有”。

十月此举,让我想起了18世纪的名画家郑板桥在扬州的言说:“大幅六两、中幅四两,小幅二两。书条、对联一两。扇子、斗方五钱。凡送礼物、食物,总不如白银为妙。公之所送,未必弟之所好也。送现银则中心喜乐,书画皆佳。礼物既属纠缠,赊欠尤为赖账。年老神倦,亦不能陪诸君于作无益语言也。画竹多于买竹钱,纸高六尺价三千。任渠话旧论交接、只当秋风过年也。”板桥所言“公之所送未必弟之所好”与王十月的“谢绝以物易画”好似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话,其中的辛酸和无奈却并无二致。在这件事上,时光仿佛凝滞不动。

和过去相比,书画家们的遭遇倒有不如过去之嫌。清代吴敬梓的《儒林外史》开篇说了王冕的故事。王冕原是单喜欢读书的,某一日雨后放牛时感叹于荷花之美,自此“积聚的钱不买书了”,买了胭脂铅粉学画,三个月后便小成气候。乡间人不但田种得好,还有令今人汗颜的文化产业意识,“乡间人见画得好,也有拿钱来买的”,以至于后来浙江诸暨一县都争着来买。王冕先生有这么好的环境,当然可以端着身板,写出“我家洗砚池边树,朵朵花开淡墨痕”的低调情怀。他是幸运的,没有王十月“索者日众”的烦恼。果若如此,恐怕一个大画家要被活活“索”死。齐白石老先生名满天下之前,也是在乡间为人作画,雕刻。没有这等积累,如何有日后之成就?

民间如此,那么《儒林外史》里所说的官场呢?单从艺术的价值体现来说,同样没有给人泼冷水。时姓知县要给朝廷的人送礼,送的是王冕画的二十四幅花卉,他花了白花花的二十四两白银,要知道,按照书中的描述,当时一个教师一年的馆金(代课费)仅仅十二两白银。当然,王冕到手的只有一半,另外一半被知县的头役翟买办给克扣了。头役的手脚不干净在道德上是说不过去的,但从现代眼光来看,算作中介居间费用并无不妥。至于知县给上司送礼涉嫌腐败行为,那是另一个范畴的问题了。

吴敬梓的作品在通说里属于谴责小说的范畴,鲁迅先生评价其“说部中乃始有足称讽刺之书”。他或许不会想到自己捎带着还描述了一个时代切面里的文化环境,这或许正是名著之所以为名著的秘笈之一。时至今日,文化产业是各色人等眼中的宠儿,政策上有倾斜,媒体上是焦点,似乎是一片火热。但从艺术家们具体的遭遇来看,还有很多值得检视和改进的地方,王十月的遭遇,也正是李十月,张十月们的遭遇。

有个老段子,说曾有一位著名的相声艺术家去小贩那里买东西,小贩非得让老先生现场来一段儿,几番推辞小贩仍不识趣。老先生心里怒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站在档口开始翻篇儿,滔滔不绝讲个不停,人流很快把档口围了个水泄不通。小贩方才醒悟,这一天做不了生意啦!赶忙向艺术家道歉。这故事听着提气,可并不是每一个艺术家都有这样的手段和智慧啊,所以还得靠规则和秩序。

艺术品也是商品,你去菜市场的时候,总不能说:这萝卜送给我好不?

馒头醒发箱货源

电磁兼容

电脑包双肩货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