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南京军区总医院首次用机器人医生为癌症患者切肿瘤附图

发布时间:2019-09-30 03:48:21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南京军区总医院首次用机器人医生为癌症患者切肿瘤(附图)

核心提示:  1.8米高“达芬奇”举起激光刀……

昨天(28日),南京军区总医院首次用机器人医生为癌症患者切肿瘤

身高1.8米的它,

1.8米高“达芬奇”举起激光刀……

昨天(28日),南京军区总医院首次用机器人医生为癌症患者切肿瘤

身高1.8米的它,举着4只大“手臂”站在手术台边,手持激光刀,绕着肿瘤画了一个圈,手术结束了。昨天(28日)上午,南京军区总医院的“机器人医生”用激光刀为一位喉癌患者切除了肿瘤。据悉,机器人激光手术在国内还是首次,全世界仅两所医院成功实施过。

医生在操纵机器人。

▲国内首例

激光手术摘除喉癌

国内首个吃螃蟹的手术患者李先生今年80岁,5个月前因吞咽困难被查出喉癌。在看了多家医院后,医生告诉他,可以手术,但要把脸掀开半边,下巴竖着劈开,手术后牙齿无法完全对齐,脸也会畸形……

联想到手术如此恐怖,术后自己几乎变成电影上的异形,李先生犹豫不决。上周,李先生来到了南京军区总医院耳鼻喉科就诊,专家决定用机器人联合激光刀为他手术。昨天上午9点,全身麻醉后,他被推进了手术室,无影灯下,“达芬奇”机器人开始了它在国内的首例高难度激光手术。专家用喉镜打开患者咽腔,将机器人两个机械臂及摄像头送入口腔,被放大15倍的图像清晰地呈现在手术室的大屏幕上。随后,达芬奇机器人“双手”换上激光刀,在狭小的咽喉,精确地依次完成了一系列复杂的动作:准确定位肿瘤,分离周边组织,激光切割病灶,止血……一个半小时后,机器人医生走下手术台,宣告手术顺利完成。

手术结束后,耳鼻喉科主任王秋萍很感慨。她说,传统手术要掀开半边脸,创伤大,病人痛苦。而使用机器人激光手术,则使这一高难度的喉癌切除术变得如同“探囊取物”,病人所受痛苦大大减轻。“原本要半个月才能出院的病人,现在只要两天就可以出院了。”王秋萍说。

手术揭秘

医生趴在3D屏幕上做手术,像看《阿凡达》

记者看到,现场手术的“达芬奇”机器人“医生”,与人们在电影中看到的人形机器人不同,结构要复杂得多,它身高近1.8米,拥有三头四臂,宛如大蜘蛛一样端坐在手术室。尽管体型笨重,但活动起来却异常灵巧。

为患者手术时,手术医师通过主控台可观察并发出指令。这时,机器人医生便会伸出4个操作臂,与患者的身体“亲密接触”,除了完成医生能做的事情,例如分离血管、止血、结扎等,“达芬奇”还能做许多医生不能做的事情,例如360度旋转,到达人手不能触及的狭小空间工作。不仅如此,“达芬奇”的双“手”一个是剪刀,一个是钳子,能根据手术需求调换双“手”的配置或其他“刀”。

与传统手术不同的是,主刀医生不拿刀,而是坐在座位上,将头“埋入”操作台,双手套在两个控制环内,宛如开飞机时握着方向舵一样来操纵机器人。在主刀医生的目镜内,一切都是立体的,如同电影《阿凡达》一样,是三维立体成像。借助这个被放大了20倍的立体图像,病人的一切被看得清清楚楚,就像主刀医生钻进病人的肚子里一样。

200℃高温的激光刀,比刀片还薄还锋利

此外,安装在机器人手臂上的神秘的激光刀是此次顺利摘除肿瘤的一大功臣。该院耳鼻喉科副主任医师许风雷介绍,这种激光刀属于二氧化碳激光,是一种热能射线,能发出接近200℃的高温。发出的一束光只有0.1毫米,比刮胡刀片还要薄。

手术中,机器人手持激光刀,对准肿瘤周围,不一会工夫,激光就将肿瘤彻底分离。激光刀发出的高温射线,会不会直接穿透了组织,将皮肤烧个洞?手术前,有人很担忧。对此,许风雷笑着说,激光穿透力被控制了,只有0.1-0.2毫米,而烧伤的范围在0.2毫米,就像一把锋利的刀一点点地切开肌肉组织,却又不伤及正常组织。

许风雷介绍,激光刀有着传统手术刀所不具备的优点,由于它不直接与肌肉接触,所以不存在感染的风险。由于它比刀片还锋利,切口边缘平整,外围正常组织损伤少。而且“激光刀”本身就有高温杀菌作用,器械与切除区又不接触,因而大大减少了手术后的感染。

医学猜想

机器人上岗

医生要下岗?

手术机器人“上岗”,激光刀的运用,让更多的手术越来越科幻,也越来越自动化,这是否意味着大批外科医生要“下岗”呢?

“再先进的机器都是要人来操作的,它不会自动为病人手术。”许风雷说,手术机器人和激光刀等新技术的运用,对外科医生而言,只是又多了需要掌握的一项技术而已,作为医生需要学会并熟练使用,否则将面临被淘汰的可能。

“但是,就像去不同的地方,有的要坐飞机,有的要坐汽车,有的则要坐船一样,对于不同的疾病而言,技术各有千秋,关键是选择最适合的。”许风雷说,从这个意义上说,传统手术依然有其存在的价值和必要,不可能被机器人和激光刀所取代。(杨晨 曹爽 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