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计划在缅甸建一条石油通道破解马六甲困局《资讯》

发布时间:2020-08-20 11:06:49 阅读: 来源:化学试剂生产家厂家

中国计划在缅甸建一条石油通道破解马六甲困局

国内专家提出了从缅甸修一条输油管道到昆明的计划。至少能减少1200公里的路程,而且要相对安全得多

50年前,缅甸总理吴努将中国比喻为“大象”,将缅甸比喻为“羔羊”,坦言对中国“感到害怕”。但是,随着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提出和中缅边境问题的解决,中缅两国自古以来的胞波(缅语:同胞兄弟)友谊得到继续,时至今日更是日久弥新。

7月11日至17日,缅甸联邦政府总理钦纽访华,这是他自去年8月25日上任以来进行的第一次正式国事访问,这次访问无疑会给“羔羊”和“大象”的相处赋予新的意义。

云南社科院东南亚研究所副所长朱振民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认为:“钦纽的这次访问,有三个方面肯定会提及。首先是重申缅甸和中国的胞波睦邻友好关系;其次是将缅甸一年来的情况和中方沟通,特别是缅甸目前正在举行的制宪国民大会的情况;另外,还希望中国继续给予缅甸经济上的援助。关于争论颇多的中缅输油管道也可能会被提及。”

“马六甲困局”的出口

去年11月29日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分析中国经济形势时,第一次提到了金融和石油两大国家经济安全概念。国内进口原油的4/5左右都是通过马六甲海峡运输的,而一些大国一直染指并试图控制马六甲海峡的航运通道,因此必须从新的战略全局高度,制定新的石油能源发展战略,采取积极措施确保国家能源安全。

在这些背景下,中国的“马六甲困局”显得尤为突出。于是,友邦缅甸纳入了国内专家的视线。历史上,尤其是抗日战争时期,在中印缅三国境内修建的史迪威公路,曾经作为一条重要的补给通道有力地支持了中国抗日战场。1945年1月中美两国运输队开始利用史迪威公路向中国运送物资,在8个月内共运进各类作战物资5万余吨,有力地支持了中国抗日战场。

云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东南亚研究所所长李晨阳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他们已经通过云南省政府向国务院提出了从缅甸修一条输油管道到昆明的计划。

中缅输油管道的优势

关于中国寻求新的石油管道的计划由来已久,方案很多。除了通过缅甸的设想外,还有人提出通过巴基斯坦或者孟加拉国的设想。

据李晨阳介绍,中巴输油管道是从巴基斯坦首都卡拉奇修到中国新疆,中孟输油管道的设想是从孟加拉国的吉大港通往中国西藏。但是,经过论证后发现,这两条路线都有缺陷。中巴管道要遭遇恶劣的天气,管道容易冻裂。中孟之间要经过山脉,原油管道要么耗资巨大穿进山里,要么翻山越岭需要动力,而且中孟管道还需经过印度,由于中印间结构性的矛盾,不敢肯定能进行很深的合作。

除了直接铺到中国国内的管道外,今年4月20日,在第五届中国石油商贸大会上,泰国代表推介的以输油管道替代克拉地峡运河的方案再次吸引了中国的目光,这一方案也成为中缅石油管道新的竞争对手。

泰国方面提出的输油管道代替运河的方案,一下子让克拉地峡这块能源通道鸡肋成了香馍馍。这条能源供给通道的造价一下子从280亿美元降到了6亿美元。但其实并不划算,李晨阳说,从克拉地峡管道运送原油需要双倍的油轮,因为管道不是直接通到国内,还需要用油轮运抵国内海港。另外,国内专家都很担心美国会在泰国卡住我们的脖子,因为泰国本身就有美国的驻军。

而中缅之间自古就有胞波友谊,接壤地区气候温和。于是,中缅石油管道就具有现实意义了。

由于大型油轮停泊需要至少能容纳15万吨以上的深水港环境,所以缅甸的管道方案中选择了能停泊20万吨油轮的实兑港。这条管道的具体线路是,来自中东的石油从缅甸实兑港上岸,通过输油管线直达云南。该路径比中国按传统方式通过马六甲海峡将原油运抵湛江提炼后再运往其他地方,至少能减少1200公里的路程,而且要相对安全得多。由于这条管道处在气候温和的地区,比起中哈石油管道的铺设要相对容易,如果按照中哈石油管道的造价,这条管道大约需要20亿美元左右的投入。

中缅贸易通道

除了备受关注的中缅输油管道,云南省响应西部大开发,还提出了国际大通道的战略。在这个战略中,还囊括了中缅水陆联运的贸易通道。这条转口贸易通道,将为中国前往欧洲、非洲的货物缩短3000多公里的行程。

其中,水陆联运中的水运将依靠上游在云南、中下游在缅甸的依洛瓦底江。朱振民介绍,云南省正在和缅甸方面合作开发依洛瓦底江,而且云南省交通厅已派出多组考察组前往缅甸,考察依洛瓦底江中下游的情况。现已证明,通过云南公路出境到达缅甸,再通过缅甸陆路抵达缅甸境内依洛瓦底江港口捌莫,货物就能顺流而下抵达缅甸最大的港口仰光,直接进入印度洋。通过这条捷径,货物不仅不需要通过海盗横行的马六甲海峡,还比从上海和广州出发的水运要近很多。

此外,中国铁道部也透露即将建设的三条极具战略价值的铁路中就包括中缅铁路。这条铁路将打通中国西南出海大通道,架设南亚大陆桥。

这些通道的一一开通,将为加快西部大开发和中国经济持续增长产生重大战略意义。缅甸第一特区政府驻昆明办事处主任屈春辉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缅甸的经济发展也有益于中国西部省份的发展。

李晨阳认为,“虽然中缅贸易额占中国总贸易额的比例很小,但中缅贸易对中国西部的经济发展却是很有帮助的。”以云南为例,目前云南和缅甸的进出口贸易额占了中缅贸易总额的60%至70%,缅甸也成为云南省在东南亚国家中最大的贸易伙伴。

据悉,目前建设缅甸邦朗电站的队伍就来自云南,这个项目是云南省海外承包工程中最大的项目。

缅甸内政不会影响中缅关系

很大程度上,中缅的经贸关系以及将来可能的通道合作,都必须依赖一个稳定的缅甸政府和牢固的中缅关系。

1988年,缅甸军政府接管政权后,宣布废除宪法,并于1990年主持全国大选。后来由于在会议程序和制宪原则上产生严重分歧,在大选中获得绝对多数议席的民主联盟于1995年退出国民大会。

2003年8月,钦纽上台后,缅甸军政府出台了旨在实现民族和解、推进民主进程的“路线图”计划,内容包括恢复制宪国民大会、由国民大会起草宪法、全民公决宪法草案、依法举行大选和组成新政府等。

作为实现该“路线图”计划的第一步,缅甸国民大会今年5月复会。但“路线图”的完全实施尚曲折多灾。朱振民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缅甸要实现民族和解的困难还很多。钦纽或许会对‘路线图’加以调整。”

总的来看,缅甸政局的改变不会影响中缅关系。纵观历史,中缅建交的半个多世纪以来,不管缅甸的国内政局如何改变,在周恩来总理1954年倡导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基础上,两国关系已经成为国际关系中一个特殊的范例,为大小不同、社会制度不同的国家和平共处树立了良好的典范。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南亚室主任赵干城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中国是缅甸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缅甸的对华政策也是树立在国家利益的基础之上。目前中缅印地区局势稳定,中缅间也不存在什么历史遗留问题。重要的是,现在整个东盟都在向中国靠近,缅甸作为东盟的一员也不例外。

武汉波纹管

扑克牌魔术揭秘

超微粉碎机型号

恒天然公司